爱红包网
首页 > 其他新闻

双目失明掉进冰缝 54岁大叔把人生活成了电影

admin 其他新闻 2019-05-27 14:01:01

贾林昌登顶珠峰瞬间。贾林昌供图

  新华网体育成都5月27日电(吉戎昊)“我从小在峨眉山长大。可能正是峨眉山这片神奇的土地,让我拥有了攀登高峰的天赋与勇气。”说到与这项极限运动的缘分,贾林昌被晒伤的脸庞上露出了孩童般的微笑。

  自从多年前爱上攀登,他心中就种下了登上世界之巅的种子。在此之前,他已经攀登了慕士塔格峰、奥太娜等多座山峰。

  北京时间5月20日8点过,经历了一夜未眠之后,54岁的贾林昌终于站在了巍巍珠峰之上。

  山顶呼啸着接近10级的大风,在狂风的嘶吼之中,他缓缓从羽绒服口袋中掏出了摄像机,记录下了这宝贵的一刻。

  面对着一览无余的连绵山峰,他虔诚地跪倒在这片白茫茫之上,对着飘扬的风马旗磕了三次头。

  这次祈祷也给他带来了好运,在今年不平静的珠峰背后,贾林昌幸运地安全返回,成为了西南交大建校历史上第一位成功登顶的校友。

  今年的珠峰不平静

  随着天气转暖,今年5月以来,作为世界之巅的珠峰迎来了登山热潮。据消息称,今年攀登珠峰南坡的报名人数已经达到了381人,创下了新的历史纪录。

  然而今年珠峰的天气状况却不遂人意,恶劣的天气状况时常出现。为了登顶珠峰,许多登山者不得不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排起长长的队伍,形成了珠峰罕见的“堵车”景象。

  据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由于等候时间过长,消耗体力过多,加之寒冷和缺氧,迄今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踪。据尼泊尔当地媒体《喜马拉雅时报》报道,5月23日-24日,至少有4名登山者在珠峰遇难。

  刚刚从成都出发时,贾林昌就感受到了今年气候的诡异,“从4月5日成都飞加德满都,由于天气不好,飞机就多次折返拉萨,那时就有了征兆。”

  贾林昌说,预计在5月22日冲顶的登山者人数很多,可能会出现拥挤的情况,在领队的建议下,他们决定提前行动。

  5月16日,贾林昌和队友及向导从珠峰大本营出发,于5月19日晚上到达了珠峰C4(注:C4是珠峰之路上的第四个集中营地,海拔高度约为7900米左右)营地,为了错开登顶高峰,队伍选择直接冲顶,5月20日上午8点过,登上了珠峰。

  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在21号从山顶下撤过程中,贾林昌遇到了浩浩荡荡的上山大军。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如蝗虫般涌来,贾林昌心生担忧:“感觉到肯定有麻烦事,安全锁要换位置,只能一个一个挪,虽然我是在C3(注:C3是珠峰之路上的第三个集中营地,海拔高度约为7300米左右),但也能想象到山顶堵车的惨状。”

  贾林昌的担忧一语成谶。22号23号作为难得的好天气,大量的队伍选择了这个时间上山,“堵车”这个意外而又不意外的情况就随之发生了。

  “我们团队的所有人都要感谢我们的向导,他的真的经验非常丰富,我们很幸运。”贾林昌止不住的感叹。“我们是当天最早登上珠峰的团队,完美错开了随后几天发生的堵车情况,如果我们按照原计划登顶,结果不敢想象。”

贾林昌归来后接受记者采访。贾林昌供图

  与死神的面对面交锋

  虽然错过了堵车大军,但贾林昌在下撤途中却遭遇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意外。这个意外让他的下坡之旅险象环生。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他与死神的一次面对面交锋。

  在成功冲顶后,其中要拍一张照片是需要摘了眼镜和面罩,证明自己登顶。然而,贾林昌把眼镜取下来之后一直抓在手里,忘了戴回去。

  因为气候寒冷,狂风不止,贾林昌的眼睛开始出现了问题。

  一开始,他以为是面罩的雾气遮蔽了他的视线。等到他拿下面罩准备擦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眼前是一片空白,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晃动的黑影。

  “当时在顶峰的时候就感觉到 ,一闭眼睛,就像冻住了一样”,他在8700米左右开始视线模糊,“眼前白茫茫一片,但是还是能看清道路,能自己下,但到8500的时候就彻底看不太清了”。

  向导以为他是高原反应,把贾林昌的氧气旋钮开大了两档,摇晃他的脑袋,想让他清醒,但没有丝毫作用。这时,贾林昌才确认自己是真的失明了。

  在C4到C3的下坡路程中,因为坡度陡峭,海拔高,一般都是用下降器下山。但双目暂时失明的贾林昌只能是左手抓绳子,腋窝压住,右手撑地往下滑。

  要知道,在8000米以上的高度,根本没有救援队的来临。苍茫的皑皑白雪之中,周遭只有贾林昌和他的夏尔巴(注:夏尔巴是尼泊尔当地珠峰向导的代称),贾林昌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在接近7900米的地方,由于看不见路,他还掉进了冰裂缝,险些丧命,所幸卡在腰部被协同的人拉了上来。

  从8点多下山一直到下午1点,贾昌林才艰难的来到C4。就这短短的900米,贾昌林花费了接近5个小时的时间,比他上坡花费的时间还要多得多。

  “当时求生信念特别强烈,我一定要回到C4,因为如果不回到C4就意味着死亡,不是冻死就是饿死。”贾昌林说。

  来到C4后,经过一天的休息和冰敷,贾林昌逐渐地恢复了视力。这时他才知道,他双目暂时失明的原因是因为“醉氧”反应。

  劫后余生,贾林昌认为自己充沛的体能也是克服困难的关键:“如果没有充沛的体能,双目失明的我根本无法来到C4。因为我无法用下降器下山,只能用双腿去支撑,全身所有的压力都在大腿上,这对于体能确实是个很大的负荷。”

  财富只是攀登珠峰的一部分

  近年来,随着珠峰商业化的不断成熟,登顶珠峰的困难相比于过往而言已经有所降低。越来越多的人登顶珠峰“打卡”,珠峰不再只是专业攀岩者的专属地。

  但很多人往往也会产生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只要支付足够的费用,登顶珠峰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贾林昌对此表示,攀登珠峰的过程远比想象中艰难,他自己是经历了近十年的准备才成功登顶珠峰。为了登顶珠峰,他经常来到高海拔地区进行适应性训练。为了适应低温环境,他每次训练时只穿一件短袖。

  但他也惊叹于装备的飞速进步给登山者带来的安全性保障。“今年我的装备都是采买的最新登山装备,非常的保暖,质量也很好。”

  对于想要攀登珠峰的挑战者而言,目前来说,攀登珠峰主要有尼泊尔境内的南坡和中国境内的北坡两条线路可供选择。

  据贾林昌介绍,由于珠峰南坡攀登条件更加优越,尼泊尔的探险公司费用相对更低,登山爱好者大多选择从南坡攀登,通常情况下,费用不超过30万,但价格会根据服务质量、夏尔巴配备比例,氧气配备比例不同而有所不同。而北坡则是由国内的一家公司运营,费用在45万左右,价格要更加高昂一些。

  攀登珠峰,足够的财富只是一个准入门槛。在出发之前,每一个挑战者都会签下一份免责申明。因此对于随行的夏尔巴而言,你只是他的顾客,他并不会为了你而陷身自己于囹圄之中。

  大多时候,攀登者在遇到危险时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即使近些年攀登难度降低,但在珠峰之路上,依然危机四伏,步步惊心。

  雪崩、冰层破裂等意外时有发生。

  成功登顶返回之后,贾林昌在日记中写道:“攀登珠峰每一步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每一步都是对体能和意志的考验”。他以无腿老人夏伯渝为榜样,“爬”过昆布冰川、攀爬洛子峰西壁、经过“黄带”、渡过“希拉里台阶”,一步一步向着梦想前行,向着珠峰前进,最终得偿所愿。

  “是我对于攀登这项运动的热爱支撑我到现在,是我对于珠峰的梦想支撑我完成了这一切。”

  登上了世界最高峰,完成了十多年的夙愿,54岁的贾林昌似乎还不想就此止步。“攀登高峰就像进入一片丛林,刚进去时会感到恐惧。但走出来之后,总会怀念其中壮美的风景。”

  财富和科技的进步可以提升攀登珠峰的安全性,却无法替代攀岩者的勇气和毅力。

  对于贾林昌来说,攀登过无数高峰的他见山再也不是山,而是对于人生价值的探寻。是他一次次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证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heartofgoldchapel.com/qtxw/9975.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竞彩足球推荐_足球投注玩法分析_体育彩票资讯 - 红足网

http://www.heartofgoldchapel.com/

足球盘口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竞彩足球 足球投注玩法分析_体育彩票资讯 - 红足网